学生习作

苦茶

字号+ 作者:卓怡可 来源:原创 点击:

大雨倾盆,似要把这小小的茶馆也吹倒了去。虽说,门外雨滴吹打青石板的声音吵得噪耳,可门一关,这盏清茶里升起的白雾仍是慢慢地绕上房梁。生意冷清,原先的老主顾......

大雨倾盆,似要把这小小的茶馆也吹倒了去。虽说,门外雨滴吹打青石板的声音吵得噪耳,可门一关,这盏清茶里升起的白雾仍是慢慢地绕上房梁。生意冷清,原先的老主顾似也被这杀人的大雨吓了回去,这些剩下的,形单影只,多少有些故事。

戏班子是早已收工了的,毕竟没了那些财大气粗的老板,也少了嗑着瓜子的少爷和姨太太。不大的茶馆竟显得有些空旷,戏台子上只撂着几件乐器,台下也只剩一位女士,一名书生,一贾人还有一老人。

灶上,蒸腾的水汽不时顶撞着壶盖,倒像是茶叶的灵魂在漆黑里诉说着什么、抗拒着什么。不久,茶香就慢慢溢开来了,那是,只属于四个人的芬芳。看茶,偌大的世界便一一塌陷到四个小小天地里去。只见,台下的太太起身,慢慢地、从容地。随着高跟的起落,也伴着深色旗袍的优雅,她拿起了戏台边上的那琵琶,似是唤醒了尘封的什么……又是高跟答答的旋律……她停住脚跟,一切也就都静止了,包括六盏瞳孔的注视,也包括杯中茶叶的舒卷翻转。

调弦、试音,她翻飞着手指,亲吻着音律。终是开了口,苏州小调。门外的雨毫不消减,那旋律与歌声却分明地声声入耳。入耳浅吟轻唱,入心凄苦难道。她撩动着琴弦,而琴弦拨弄着他们最为脆弱又敏感的神经。曲折而幽邃,娇丽却无奈,流在空中的声韵凝为愁绪,也藏进了片片茶叶,随着时间与记忆的冲泡,在茶馆里弥漫。

谁也不知道她是谁,谁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唱的是哪段故事。可,也没人想知道,人们只管喝着自己的苦。

歌罢,女子依旧端庄,倒是目光更为动人。转头看见商人已泣不成声,蜷在手臂里。书生怔怔地看着就酒杯,道:“闻琵琶的断肠,品自己的忧伤,哀哉悲哉。姑娘,你把我这茶唱苦了。”

还未等回应,墙角就悠悠冒出一句“品苦,又何尝不可呢?”老头说罢,笑了。

雨,还在下。

茶,苦得依旧。


(作者:宁波市奉化区   *******6198 卓怡可

 

(99作文网温馨提示: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栏目列表
  • 学生习作
  • 相关文章推荐相关文章推荐

    晚高峰堵车把冬的寒意堵在了路上。我的头随着公交车的振动无意识地晃着,开始了梦的旅行。 秋梦 孙女,孙女。在恍惚中仿佛听见了奶奶那亲切柔和的声音。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可怜的小女孩的妈妈去世了,他的妈妈给她留了一双水晶鞋。 现在是寒冬,小女孩把家里仅剩的火柴拿出来卖,随后一个个叔叔来问小女孩说:孩子,这么冷...

    捉贼了,做贼了,你们被我吓一跳吧!这是一个游戏了! 星期二,爸爸把我带到青果教育上课,第二节老师说要玩官兵捉贼的游戏,太令人心奋了!什么是 官兵捉贼 ?怎么玩?让我...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读得出一点诗意,几分愁,或许是对前人的一点牵挂。 愧当儿女我不孝,一年一回看双亲。扫墓一把打开人们思情的钥匙;一个唤起人们美好愿望...

    一部作品出世,不免为人所指点。故事不够曲折气氛太压抑结局不够完美,嘈杂的评论可能会让你乱了方寸,忘了自己。可作家执笔,写的是自己的故事,何为他人所左右?若我不是...

    颠簸了半路,我满心的期待又加了三分,我仿佛闻到了家乡的呼唤。 到了那片熟悉的树林,那神秘的杨树味,环绕着我们一家。但这神秘的杨树味夹杂着泥土的清香,为我开了一条...

    生活就像是一首诗,朦胧清新,洒脱奔放,充满了喜悦、悲伤与哲理;生活又像是一幅画,色彩旖旎,浓淡交织,充满诗情画意,令人回味无穷。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的朋友带...

    永远不要哀叹,像树叶一样用一生绿着,最后成熟一个金色的梦。 ------------- 题记 萧瑟的秋风卷起席地的落叶让它们飞舞在空中化为只只残蝶随风而去。枝头那些还渲染着淡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