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习作

岁月的情怀

字号+ 作者:卓怡可 来源:原创 点击:

阿毛是一个山里的孩子,刚会说话,懂事得很。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那是一个秋天,村里人都忙着割麦,阿毛眨巴眨巴自己清澈的眸子,穿梭在比自......

阿毛是一个山里的孩子,刚会说话,懂事得很。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那是一个秋天,村里人都忙着割麦,阿毛眨巴眨巴自己清澈的眸子,穿梭在比自己高不少的麦丛之间,浸没在满眼金黄之中。姐姐弯着腰割麦,偶尔直起身,看阿毛赤着脚穿着开裆裤满地乱窜,莫名的幸福油然而生。看着这个小男孩一点点长大,也就觉得自己的,节衣缩食没有白费。不觉间,微笑渗满了她被汗水浸透的面颊。夕阳西下,金黄的麦子蘸着红光,阿毛欢欣的模样,便愈发动人了。

 

夜晚四口人围着一张小方桌吃饭,气氛莫名的死寂。阿毛自顾自地玩着,爸妈竟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姐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却也不敢发出声音。直到阿毛窜出去和村里的小狗玩,爸爸才放下饭碗,一字一句的说:“今年收成不好,家里也没有余钱了……昨天远村的人来找我,他们家少了男丁,所以……”话未说完,姐姐的眼里就早已饱噙泪水,她似恳切似希望地看着妈妈。妈妈红了眼圈,沉重的点点头,“我们得吃饭,你也得嫁人,阿毛在那里也能过得比这里好很多……”她哽咽,再也没能说下去。姐姐也懂事,把头埋进了碗里,使劲用筷子把和着眼泪的饭送进嘴里,好咽下卡在喉咙里的鱼刺。

 

又是一个黄昏,姐姐看着别人拉着阿毛的小手走远。残照里,阿毛终是没有回头。只有他的影被拉得很长,像是被拧紧的不舍。想到此刻即是永别,她泣不成声。

 

或许我对阿毛的称呼太不尊敬,他是我的亲爷爷。爷爷告诉我,他到了这村子以后,就没有人管他叫阿毛了,因为从那天起他就姓“卓”了。在这里,他学了很多规矩,也交了很多朋友。“这人长大了啊,以前的事情就记不得了”,他喃喃。当他真正适应这个家以后,也就同别人一样成长了。在“卓”家,他娶了媳妇,办了工厂,生了我爸爸,后来也就有了我。幸福美满,他早已忘却了往事。时间,是始作俑者。

 

可他终是忆起来了,忘了是去年还是前年,阿毛的亲娘去世了,那位长寿的母亲。爷爷虽记不起往事,也还是有淡淡印象。他奔赴千里,去吃了这顿斋饭。

 

他走进门,眼前的一张张面孔,他一副也不认识,别人似乎也在用他听不懂的乡音讨论着他是谁,他有些错愕,怔怔地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心里暗暗后悔,不该赴这场宴。

 

听爸爸说,当时有一位婆婆走到了爷爷的身边,张了口,却没了声音。看着他布满皱纹的脸,老妇的皱纹也抽动了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阿、阿、阿毛!”她的声音在发颤,盯着他的脸,眼泪就来了。“阿毛”这两个字,彻底把五十多年前的他找回来了,记忆翻涌。他眨了眨他不再清澈的眸子,眼前这个老泪纵横的老妇人便是——“姐姐!”他的声音有些激动。两个老人相拥起来,老妇哭着用拳头敲打着阿毛的背:“这么多年,怎么都不来看看我们啊……”她再次泣不成声。爸爸又说,之后他们就顾不上吃饭了,姐姐似乎也把母亲离世的痛苦给忘了。姐姐一直抓着阿毛的手,用生疏的普通话道着欠了那么多年的家长里短,一直“阿毛”、“阿毛”地叫着。两只手,牵起了贯穿两个世纪的亲情。

 

接爷爷回家的时候,又是一个黄昏。几个小时的长途,爷爷一语不发,他望着夕阳,眼里金光。或许,他在辨着时光的脉络,理着岁月的纹路吧。

 

时光或许无情,泯灭了有多少有情人的记忆,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轨迹。时光亦或有情,设计了无数场重逢的欢欣。

 

夕阳下的爷爷,也是那个攥着麦子、在夕阳下奔跑的阿毛。人事无常,可那轮红日却亘古常新。

 

岁月碾得碎人生,却总也碾不碎亲情,那抹真情如同夕阳,尘封在岁月纵横的脉络里。

 

车子终于进了那个熟悉的村子里,爷爷的脚踏实了地。听到村头那几声熟悉的狗叫,他长舒了口气。

 

或许,这就是岁月的情怀。

(作者:宁波市奉化区   *******6198 卓怡可

 

(99作文网温馨提示: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栏目列表
  • 学生习作
  • 相关文章推荐相关文章推荐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可怜的小女孩的妈妈去世了,他的妈妈给她留了一双水晶鞋。 现在是寒冬,小女孩把家里仅剩的火柴拿出来卖,随后一个个叔叔来问小女孩说:孩子,这么冷...

    捉贼了,做贼了,你们被我吓一跳吧!这是一个游戏了! 星期二,爸爸把我带到青果教育上课,第二节老师说要玩官兵捉贼的游戏,太令人心奋了!什么是 官兵捉贼 ?怎么玩?让我...

    永远不要哀叹,像树叶一样用一生绿着,最后成熟一个金色的梦。 ------------- 题记 萧瑟的秋风卷起席地的落叶让它们飞舞在空中化为只只残蝶随风而去。枝头那些还渲染着淡绿...

    生活就像是一首诗,朦胧清新,洒脱奔放,充满了喜悦、悲伤与哲理;生活又像是一幅画,色彩旖旎,浓淡交织,充满诗情画意,令人回味无穷。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的朋友带...

    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女孩,名字叫露莎。露莎拥有超强的魔法,一头金黄的头发,乌黑发亮的眼睛,是这个森林的主人。 在这个森林的另一边住着一位心狠手辣的...

    假如我会七十二变。那该多好啊!我心里想着,觉得身上痒痒的。手一挥,哈!我会七十二变。 你猜我会变成什么?我会变成神奇的水珠,给一片干燥的大地,献上一颗水珠,滋润...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不变,那就是永不停息的改变。山川可以变成沟壑,河流可以变成荒漠,沧海会幻化成桑田,而冰川也可以变成雨林。如果是在生活中,那就改变的更多了,邻家...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泰戈尔 于仓黄之上,在黑暗之下,天边的一道朝阳愈来愈红,愈渐愈烈,那束光芒烧红了远处的山,近处的地,染红了人民的眼睛。天愈来愈亮,清...